日记 周记 读后感 作文 高考
当前位置:日记 > 作文专题

彼岸

www.0s.net.cn 作文600字 日记 读后感 周记 时间:2014-11-03 13:48:49
彼岸600字

  行走在彼岸,我懂得,生命永远充满着张扬,行走在彼岸,我领悟,进取永远不会被埋葬。 日记日记http://www.0s.net.Cn

  ——题记

  十一长假那周,我跟父母一同去浙江旅行,对我梦中日思夜想的钱塘江一睹为快。

  漫长的旅途丝毫没有磨灭我的兴趣,一下车,便直奔钱塘江景区,还没到景点便远远听见了那波天撼地的声响,那声响铿锵有力,豪迈奔放。

  买了门票跟随着大批游客进入景区内,视线所及之处便是人潮。”哇!”随着尖叫声望去,一层巨大的白浪冲起了几米高,像雄狮般的嚎叫着,”啪!”浪花开始朝堤坝打去,”轰!”溅起无数的水滴。这时节正是钱塘江时,不到几秒,剧烈的风便掀起几层铺天盖地的大浪,那气势仿佛要吞噬了天地,冲破了堤防。

  而这时一只小东西吸引了我,那是一只鸟,棕色的羽毛密密麻麻的盖在身上,好奇的我走进了它一些。那只鸟抖了抖翅膀开始要飞翔,我注视着它,只见它的双翅在天空中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弧度,凭借着风吃力的向江上飞去。巨浪还在嚎叫,狂风还在咆哮,它是想穿过钱塘江吗?不!不可能!那几米高的浪花足可以将它拍打下来,葬身在江中,它又不是海鸥,这样做,只是自取灭亡!

  徘徊了一会了的它认准了一个方向,震起了那双并不坚固的翅膀,迎着风浪钻入了钱塘江上空。

  我跟随着他行走在钱塘江边,它的身影却仍穿梭在掀起的浪花中,”啪啪啪……。”浪花怕打的声音和它扇动的翅膀此刻悄然震撼着我的心房,而那只鸟仍拼命的在上空遭受着危险的袭击,可那又算什么!那不停滑翔的双翼却是比危险更加强大的东西生命的律动。

  渐渐地,那顽强的身影消失在了钱塘江上空。行走在钱塘江的彼岸,我久久不能从那份震撼中挣脱出来:小小的身躯尽可以爆发出如此强大的能量,而那执着的精神最终奇迹般的支撑它渡到了江的另一边,完成了生命里应有的张扬!

  人生又何尝不是这样?身处在彼岸的我们总是因为河流的湍急而放弃,可谁又真正领悟到,渡过彼岸,看到的就是希望!此岸与彼岸之间也许只是一念之间,进取和把握会是助你扬帆起航的保障!

  渡过彼岸吧,那尽头,将会是迎接你的万丈光芒!

彼岸花,彼岸450字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城市的边缘开满了大片大片的曼珠沙华,也就是彼岸花,它的花香有一种魔力,可以让人想起自己前世的事情。守护彼岸花的是两个妖精,一个是花妖叫曼珠,一个是叶妖叫沙华。

  他们守侯了几千年的彼岸花,可是从来没有见过面,因为开花的时候,就没有叶子,有叶子的时候就没有。他们疯狂地想念着彼此,并被这种痛苦折磨着。终于有一天,他们决定违背神的规定偷偷地见一次面。那一年的曼珠沙华红艳艳的花被惹眼的绿色衬托着,开得格外妖冶美丽。

  神怪罪下来,这也是意料之中的。

  短暂相聚,永世相离。

  曼珠和沙华被打入轮回,并被诅咒永远也不能在一起,生生世世在人世间受到磨难。从那以后,曼珠沙华也叫彼岸花,意思是开放在天国的花,花的形状像一只只在向天堂祈祷的手掌,可是在也没有在这个城市出现过。

  彼岸花开在黄泉路上,曼珠和沙华每一次转世在黄泉路上闻到彼岸花的香味就能想起前世的自己,然后发誓不分开,在下一次再次跌入诅咒的轮回。

  彼岸华的花语是哀伤的回忆……

  彼岸花,忘情之花,花落忘川情彼岸。

  彼岸花,恶魔之花,情早已殇不愿念。

  彼岸花,水月镜花,镜中之花影漫漫。

  彼岸花,紫陌之花,滚滚红尘点不沾。

  彼岸花,漠尘之花,心与愿违梦之残。

  彼岸花,轮回之花,生生不息花芊澜。

  彼岸花,梦殇之花,天心无限花笑颜。

彼岸花开?-读<彼岸花>有感600字

  我想我是喜欢安妮的。

  一个绝代风华的女子,我不知道这个女子是幸福还是不幸,她带给我大片大片的孤独和内心流离失所的荒芜,手心疼痛的闪着寂寞,绝望像野花般疯狂滋长,然后告诉自己我还是一个骑着单车的14岁花季女孩,或许我应该无法拒绝安妮的忧郁尘世和风情万种。

  我读着安妮的文字入睡是幸福的,当第一次读着她的文字入睡时,我感到一种释然。因为读,<彼岸花>的时候,几乎耗尽了一个冬天的眼泪,而我却茫然不知所措于我的眼泪为何而来,是为了执着,尖锐,敏感,凄凉的南生,还是英俊,颓废,腼腆,桀骜不驯的和平?或许是为了那个黑暗中写书的阴郁女子吧。

  她说,我大概是一只鸟。充满了惊觉,不容易停留,所以一直在飞。在<彼岸花>中,我不知道应该去倾诉还是呼吁,或许是安妮的文字无时无刻不透露着一种绝望,但我仍然陷在她的文字里无法自拔,我爱她的文字,她的每一个字符我都那么深深的刻在心里,但我爱那些伤痕--凄美华丽的让我窒息。郭敬明把安妮比作水中的蓝色鸢尾,落拓而美丽。可我想安妮更像是满地的薰衣草,纯洁而动人的吸烟女子。

  我总是执迷着她吸着烟嘴,静静地趴在窗台,仰望天空的姿势,然后尽情地享受黑夜的寂寞天空,理所当然的流泻下颓废而无助的文字。他永远是黑暗精灵,唱着冷艳的黑色挽歌拯救灵魂,然后隐隐作痛。

  一直对文中的一句话情有独钟:“一旦睁开眼睛看到的只是彼岸升起的一朵烟花。无法触摸,亦不可永恒。”我的生活抑或不是如此,每个人都不甘于纯粹的生存,却总难以达到完美,然后颓废的放纵,没有理由的。

  有些事情,是可以遗忘的;有些事情,是可以纪念的;有些事情,可以心甘情愿;有些事情,却无能为力。

  安妮,乞求上帝,让寂寞、忧郁、悲伤、冷艳、疼痛、繁华、苍白。一切的一切远离你,很想看到你微笑的样子,应该是个美丽的女子,让人心疼。

  或许彼岸没有花开花落,当我依然相信在安妮的内心,她是一个有爱的女子,我相信彼岸花开。

彼此的彼岸800字

  眼前一黑,随后便感到一阵轻盈,睁开双眼,环视四周,如此熟悉的环境,抬头看看那白花花的墙上那默默工作的钟表,半小时了呢。愣愣的发神时,眼前一道黑影飘过,我嘴角翘起一定的调度,对眼前这位看似善良、但确实也很善良的死神说:“死神大人,我请愿你给我一定时间,我想知道,我的死讯对他来说算什么。”而死神却摇摇头,说:“不行了呢,这么多次都让你回去了哪。”“死神大人,我求您了。”没有达到目的的我并不打算放弃。“好吧。”死神挥了挥他那修长的手,随后就不见影了。

  在空中的我低头看着浴缸里闭目的曾经的那个我,乌黑的长发漂在水面上,圆圆的小脸上,大大的眼睛闭着,高挺的鼻梁,精致的小嘴显得苍白,修长的双腿平躺在浴缸里,被水弄湿的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空中的我嘴角微微翘起,那神情就像是欣赏一副画、和自己无关的画,也的确如此,我是在欣赏画,不过却和我有关。

  再半小时后,我冷笑,一小时了呢,他还没有发现那水里的我不对劲啊。我正在感叹时,我发现那没有被我关紧的门开了,我看着来者,来者那好看的眉头紧皱,满脸的担心,看到水里的我安静的躺着,快速的走去。当他走近时,才发现那个我太安静了、安静的不对劲。他伸出手,摸着那个我的脸,那苍白的、毫无温度的脸。我看着他那举动,毫无一丝高兴的笑了,我知道、也只有我知道这是在嘲讽他,但他听不到。

  就在此时,我看见死神从外面走进浴室,对他说:“她死了,她为你死了很多次了呢。”死神的语气很平淡,但有带点点的酸气。“你是谁!”他满脸警惕的看着死神,紧紧的抱着那个死掉了的我的身躯。“我呀?”死神轻蔑的看着他,语气十分的平淡的说,“死神。既然你不爱惜她,那么,我就会把她带走。”死神顿了顿说,“你知道吗?我早就想带走她了,只可惜她轮回了。开始,我不明白为什么她要轮回,后来才知道是因为你,可你却不爱惜她,那么,我就要把她带走。”死神声音刚落,我便很自觉的到死神身边。我闻着他专属的气味,从来没有过的平静在我的心底出现了。

  就在那一瞬,我记起了所有:他做死神是为了我,但我又为了他轮回了;曾经的我们相爱,但不想,我在此岸、而他在彼岸;他做死神,可以来到此岸,我轮回,可以到达彼岸……

  原来,我们一直在彼此的彼岸,永远触及不到对方,但又在努力的在想彼岸游去。

彼岸花开开彼岸,奈何桥前可奈何?2000字

  听说,它很美,花开时如火如茶。听说,它是黄泉路上的唯一风景,开得娇艳而悲伤。它,曼珠沙华,是刺眼的血红色。它是毒,亦是药,是接近安息途中的最后一场盛宴。叶存时,花末放;花开时,叶已逝。如此凄凉。人们说,它开在遗忘生前的彼岸。却不知,它从末忘过,只是一世又一世被错开,然后一世又一世在等待。这一切,是宿命,还是轮回?

  一直以来,生命是一个不变的话题。在时间的容器里,我们和树一样,盛开,收敛,收拾起一地落叶,然后打包,把自己寄还给开地。声色光影,交互错杂,在潮起潮落中,一次又一次地轮回着,我们叫它人生。等生命走过暮秋,穿过开得妖娆的彼岸花海,望着三生石上自己行过的点滴,喝下手中的孟婆汤,走过奈何桥,便走进了又一场的轮回中。纵然有些花还没开就谢了,纵然有些事还没雇就淡了,纵然曾经的梦已无法圆满。一切都还是留在了彼岸,同曼珠沙华一起开得烂漫。信念与希望仍在,梦,来世会圆。

  来来往往的人群,来来往往的生命穿行于其中,我们渺小到仅是沧海一粟。我们无法止住时光前行的脚步,只能默默地,走完仿佛早已注定的应走的路。仿若绚烂的彼岸花,花开无叶,叶生无花,花中相错,生生不见,注定孤独,注定悲伤。

  彼岸的曼珠沙华,开成血色的路,成为魂灵去往黄泉路上的唯一风景。这只是传说。在世间,石蒜科石蒜属的曼珠沙华特性为先开花,后出叶,所以开花时看不到叶子。希望有一天能看见这如血般绚烂的花朵,那时心情又会怎样呢?

  曼珠沙华,于彼岸,心于此,只见花,不见叶。当繁华褪尽,烈火成冰,我们始能平静,看残阳月华。

  画出无边的夜色

  红山飞雪

  塞外的这个季节,当然是夜色清凉如水了。铺开一张洁白的宣纸,挑选一支羊毫,饱蘸一汪清水,在宣纸上慢慢晕染出如水的夜色。

  淡淡的墨色渲染淡淡的高楼,在湿漉漉的宣纸上一点点呈现出来。用一点浓墨勾勒出那高楼上似隐似现的窗子,再点染一点橘黄,就像一双双温暖的眼睛,讲述着窗里精彩的故事。

  简练的线条勾勒出亭亭的街灯,朦胧的灯光将街区延伸到渺茫的夜空,点点街灯与闪烁的星星交织在一起,我们一起走进了郭沫若的《天上的街市》。街区迷离的行人用点彩的笔法,点染出活泼与生动。就像山水画中的鸟,使静止成为灵动,使黑白化为色彩。街道自然采用“留白”的技法,不着一点笔墨却自成一番气象。这里是城市的大动脉,如果城市是静止的,街道就是生动的;城市是山,街道自然就是水,川流不息的车辆就是小舟。沉吟片刻,挥动羊毫,用饱满的笔墨,丰富的色彩,流畅的线条将街的景象勾勒。立刻,“留白”变成了色彩丰富的河流,滚滚奔向夜的深处。像千万条钢龙在游动,像千万条礼花在升空,使这静谧的夜空流光溢彩,熠熠生辉。

  淡墨晕染的高楼,色彩勾勒的车流,车流和高楼之间尚有云雾一般的空白,应是行道树的家。用心爱的绿色轻轻点染,在朦胧的墨色与斑斓的明亮之间用绿色衔接,这美丽的夜色就浑然一体,就丰富而和谐了。窗里渺茫的歌声,街道上隐约的车笛,还有行人那爽朗的笑声,都在夜空中漾出来。夜的城市在沉睡,在沉睡中还呢喃出温馨的音符。

  城市自然缺少不了公园,那是最温馨,最浪漫的地方。轻抖手腕,用浓浓的墨顺势在宣纸上一抹,那就是十里长堤,隔出两湾碧水,再简洁地勾勒出一座小桥。一抹如黛的长堤,两汪如眸的碧水,添上精致的小木桥,小桥上有点点游人,游人的头上是一勾微笑的月,弯月的身边是羞涩的星,星星的颈上似乎还飘逸着缕缕的纱,柔纱在浩渺的空中飘呀飘…

  如此月夜是诗还是画呢?如诗如画了。

  碧水的中央还应有几块奇绝的山石,一座玲珑的假山。淡墨勾雕栏,朱红染亭柱,斗拱飞檐上悬挂几只古朴的角铃。微风吹来,响起清雅的铃声,敲醉了如诗的月夜。

  在长椅上相拥而坐的人儿扬起一张如月的脸,如丝的眸子流溢出几许的嗔怨,好不识相的铃儿,惊扰了人家的甜蜜。脚下一池睡莲睁开渴睡的眼,看见女孩那如墨的长发如月的脸,心中好喜欢。瞥见那飘飘的裙摆下一双修长的玉腿,竟羞得垂下那美丽的眼睑。大块大块的墨染就片片莲叶,简练的线条勾勒出朵朵莲花,红莲淡墨有女如花,是诗还是画呢?是齐白石的高古,是张大千的浪漫。

  郊外从来不缺少诗情画意。用大写意的手法绘出绿意葱茏的原野,用淡墨泼出静默的群山,还有那写着诗行,笼着美梦,沉浸在如水月色中的一带朦胧的树。潺潺的小河在月光下闪烁着粼粼的波光蜿蜒而去,幽幽的青草在月光下散发出淡淡的生命的气息。工笔描写出一位夜归的农民,肩上扛着一支长长的锄头,那轮明净的月就斜倚在锄头上,牵着几缕缠缠绵绵的云丝,伴农民踏月归来。小写意笔法的一条老牛,悠闲地甩着细长的尾巴,扬起那俊朗的头颅,对着明月发出一声深情的长哞,远处那点点的房舍一齐亮出了橘红的窗子,像是渺茫夜空中闪闪的明星。窗子里面定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守着窗儿张望,在那悠长的小径,定会看见那健美的身姿。

  月光无处不在,夜色无处不美。点点染染,勾勾勒勒,虚虚实实,画出心中的夜色。

彼岸花开,花开彼岸连此岸 350字

  安静的午后。

  孤独的公主,高傲的跳着伤感的芭蕾。

  她在默默地叙述着她的悲伤。

  因为她的王子,残忍的抛弃了她,去了天国。

  她落寞,她惆怅。

  对她来说,他是她的天,他没了,她的天也塌了。

  她在用她孤傲的方式。

  述说着他和她的故事,他和她曾许下的诺言。

  而他们的山盟海誓,天荒地老。

  殿外那株菊花却是唯一的听众。

  她日夜不绝地跳着,为的,只是想要纪念那段轰轰烈烈的爱情。

  终于,在一个凄凉的夜,她倒在了空寂的大殿。

  窗外的琼花树,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她为这位痴情的公主而叹息。

  花瓣无声的透过窗户,慢慢的落在了这位美丽的公主身上。

  琼花想,这是她唯一可以祭念公主的方式。

  待士兵们来到这儿,找到公主的时候。

  她已经死了,是含着笑意死的。

  他们为公主举行了隆重而盛大的葬礼。

  琼花被洒落在这个公主的身旁。

  谁也不知道。

  此时此刻,她已在冥河旁喝下孟婆汤,踏过奈何桥,无怨无悔,与她心爱的王子,化作一株蔓珠莎华。

  血色,娇艳欲滴,彼岸花开,花开彼岸连此岸。

  缘,丝丝连连,却注定的错过。

  临安市柯桥镇昌南初级中学初一:冉小冉

彼岸花50字

  彼岸有花现彼岸,花与叶间了无缘。

  忘川一河波幽淡,彼与岸间即天堑。

  火照之路人漫漫,前生今世因果散。

  愿殇心殇情亦殇。花叶飘零不再见。

遥远的彼岸250字

  还记得那年,我们都是孩子。

  ——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手牵着手,不知道害羞。

  女孩只知道男孩会永远在她身边,不会离开。

  男孩只知道要永远守护女孩,不会离开。

  莫斯科有眼泪,正似贝多芬有悲伤。

  两个人。

  走着,走到樱花树下。

  男孩讲着不流利的笑话,假装幽默,希望女孩笑笑。懵懵懂懂,两只小手牵在一起,不怕谁看见。

  花落了。滴下一叶叶粉红。

  “花落了。”轻轻的。女孩有点不开心。

  “嗯。可是明年会再开的呢。”

  “那,这几叶呢?”女孩敞开手,看着。

  “他们是飞到彼岸的。飞回他们的家。”

  彼岸是什么。男孩不懂。也不想懂。女孩开心就好。只要她开心就好。

  “哦,那我放他们回家。”

  “嗯。”

  时间还是走着,步伐没停下。

  男孩长大了。

  女孩也长大了。

  手不能牵了。

  不能在坐在一起说笑了。

  男孩学会唱歌有谁听呢?

  女孩多了点排斥。

  樱花飞到彼岸去了,还会花开,明年还会再来;那,我们呢?

  明年花开的时候,我们可不可以牵起那年的纯白?

永生彼岸曼珠沙华450字

  曼珠沙华又名彼岸花,恶魔的温柔,自愿坠入地狱的花朵,被众魔遣回,但仍徘徊于黄泉路上,众魔不忍,遂同意让她开在此路上为亡灵指引道路。

  传说中,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彼岸花,花开开彼岸,花开时看不到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永远相识相知却不能相恋。

  传说中,彼岸花是开在冥界“忘川”彼岸的血一样绚烂鲜红的花。花香有着奇异的魔力,可唤醒死者生前的记忆,却也是有着将死者记忆留下的魔力,“忘川”那里是死去的人忘却今生情缘,转身投胎来世的地方……爱情,大概也是如此,只因为彼此爱得不同,就要葬送很多很多,也要忘却很多很多。于是,彼岸花成了来自黑暗的爱情使者,因为它见证了一段黑色的死亡。

  传说中,守护彼岸花是两个妖精,花妖叫曼珠,叶妖叫沙华,由于彼岸花有花无叶,叶生无花,所以两只妖即使相爱却也只能日日夜夜的思念,过了不知多久,他们决定违背神的规定,见上一面,那一年火红色的花瓣被惹眼的绿色衬托着美丽极了,神惩罚了他们,将他们打入轮回,诅咒他们生生世世不得在一起,永世在人间承受磨难……

  曼珠沙华,那样红,那样艳,那样美的不可方物,却有着一个个令人悲戚的故事,我只想说,来年,一起看吧,让那抹红,印在心底……

彼岸花800字

  残火的叙述像一个个硬邦邦的小石头一般敲击着夜影的脑袋,曾经的那一幕幕又再度浮上脑海。

  是的,它的确抛弃了残火。可是……可是……它并没有真正意义上抛弃它啊!它留下残火,也是为了不两匹狼一起葬身雪原啊!暴风雪停止后,它曾带领狼群回去找过它啊!因此它那不算是抛弃啊!

  残火依然没有停止的节奏,冷笑着,一字一字说着。但是夜影一点也没听进去,它感觉自己犹如被罩在一个罩子里,只能朦胧听见外面的说话声。

  残火依然自顾自地叙说着,时不时讽刺一下夜影。

  夜影抬起右爪,按住头。它感觉是那么晕眩,以至于自己根本站立不住了。

  “所以说,我会双倍奉还给你我曾经所承受过的痛苦!”残火咆哮着。

  “够了!”夜影大吼了一声,右爪迅速放下,喘息着,“够了……”

  “呵,说的倒轻松,够了?本小姐还没说完呢你就想够了?没那么容易!”残火怒吼着,冲过去举起爪子狠狠扇在夜影脸上,血液飞溅。

  夜影重重地摔了出去,铁链被扯动着,又撕裂了那些伤口。

  “你知道这些年来我的痛苦吗?!我一直都在后悔为什么要让你走,你知道吗,你走了以后一直没有出现我有多么思念你吗?!我以为你死了,以为你为了让我们都存活下去而死在了暴风雪中!但是呢?!你却没有死!而且是抛弃了我还活得好好的!”残火狂暴地咆哮着,泪水渐渐溢出,“我是包袱,对吗?呵呵,真是难为你曾经还那么照顾我这个包袱了,姐姐!”

  夜影趴伏在地上,喘息着,耳朵竖得笔直,凝听着残火的怒吼。

  残火喘着粗气,咬着牙,瞪着一双溢满泪水的双眸看着夜影。

  四周又陷入了安静。

  “是我的错……”夜影缓缓站立起来,“但是……暴风雪过后……我去找过你,可是你当时已经被地狱救走了不是吗……”

  “呵呵,暴风雪过后。”残火冷冷一笑,“真是可笑。要是当时地狱没来救我,那么我就要被你给害死了!所以我不会原谅你,永远!”

  说罢,一只火红的爪子犹如彼岸花一般朝夜影狠狠抓去。

  这次的血液,比以往的更多……

  

初二:张苏渝

彼岸花400字

  一滴滴的水从一个山洞的顶部滴落,随即响起铁链拖动的声音。

  早已对那些伤口麻木了,它睁开朦胧的睡眼,看向那黑暗的前方,一丝亮光照射进来。

  它烦躁地别过头,躲开了那道光亮。

  在黑暗中生活久了,它的眼睛开始无法适应光亮。

  黑色的狼尾轻轻摆了摆,它睁开双眼,看着前方。洞内弥漫着血腥味,平添了一股凄凉与诡秘。

  它舔了舔牙,坐立起来,铁链的拖动声在这静谧的山洞中显得格外响亮。

  血腥味又浓烈了不少。

  它侧过头,望了望又一次被撕扯开的伤口,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这禁锢它的锁链,何时才能打开?

  熟悉的脚步声响起,它没有显示出惊讶或者恐慌,只是异常淡定地看向那道光亮的来源处。

  光亮在一瞬间被遮掩,随即出现了一抹火红的身影,像极了忘川那头的彼岸花。

  没有什么沟通,有的只是沉静,只有洞内滴水的声音显示出时间还在走动。

  “怎么,还是不肯屈服?”火红的身影嘴角勾勒出一抹冷冷的笑容。

  没有回答,被限制了自由的身影只是平淡地喘息着,目光犀利地望着火红的身影。

  火红的身影舔了舔牙,脸上依然是那种冷冷的笑容。

  “不说话是么?好啊。”火红的身影笑着,朝前一跃,来到被禁锢的身影面前,举起锋利的狼爪,朝禁锢的身影挥去。

  血液四溅……禁锢的身影倒下了,只是仍在喘息……

作文专题 http://zuowen.0s.net.cn/z/1414993730/
【下一页】转载分享本站内容www.0s.net.cn,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链接!
作文 日记 作文专题 作文专题Sitemap 作文site 小学作文大全 上一篇:爬山 下一篇:文明